您当前的位置 : 合肥文化庐州

老城文脉穿越古今 藏着盛夏记忆

时间:2018-08-10 08:12:13
摘要

  银河公园。

  郁郁葱葱的环城公园一景。

  合肥的“母亲河”——南淝河。

  包河公园荷塘美景。

  中国的历史上,城池周边总是环绕着护城河,合肥自然也不例外。从城南到城西再至城北、城东,包河、银河、琥珀潭、黑池坝、南淝河,融会贯通,护城环绕。

  合肥护城河为庐州百姓提供生命之源,河畔树木遮天蔽日,留下了世代传承的文脉印记。时光流逝,如今的护城河早已失去防御功能,成为市民休憩娱乐的场所。

  炎炎夏日,漫步于护城河边,感受喧闹中的静谧和清凉。一座城,数不尽的是沧桑;古城人与护城河相伴,满满都是说不尽的故事。带着盛夏的记忆,踩在护城河边的台阶上,我们寻索城市的历史印记,触摸老城的文脉绵延。

  包河岸边感触“包公文化”之魂

  盛夏时节,走入包河公园,绿柳成行、蒲荷万柄,吹吹凉风、赏赏荷花,火热的躁动一扫而光。老人们说,一直以来,护城河两岸都是合肥人最喜欢的纳凉地儿,这荷香漫天的包河边尤是。

  关于包河,合肥人都不陌生。它原本是护城河的一段,之所以“改姓”包,和“不要庐州府一转,只取护城河一段”的故事有关。据说,宋仁宗欲赐庐州城给包公,他却坚辞不受,最后要了一段淤塞已久的护城河。河产不比田产,分不开卖不掉,穷不着也富不了,因此,包公的后代多依河而居,靠捕鱼挖藕采莲为生。为了纪念包拯,后人将这段护城河取名为“包河”。

  包拯辞世之后,灵柩从开封运回合肥,归葬于包孝肃公墓园,后在包河东南畔重建。到了明朝,包河岸边的香花墩兴建“包公书院”,供包家后裔及城内百姓读书,后被定名为“包公祠”,可惜毁于战火。直至光绪年间,晚清重臣李鸿章独自捐资,重建包公祠堂,一直延续至今。包公墓、包公祠、香花墩、廉泉,承载着千秋后代对包拯的崇敬、赞誉之情,清代思想家宋衡曾作诗曰:“孝肃祠边古树森,小桥一曲倚城阴。清溪流出荷花水,犹是龙图不染心。”

  一条包河,穿越千年历史的幽谷,流淌至今。老人王秉衡在包河附近住了大半生,儿时的夏季,他最喜欢在河边玩耍,“那会儿河两岸都种着树,虽然远不如现在这么茂盛,但还算遮阴。河里有鱼在欢腾跳跃,伴着傍晚的习习清风,我和小伙伴打水漂、砸鱼,玩得可开心了。”大人们也喜欢在包河边纳凉,“拿着扇子,搬个小马扎,往河边一座,聊天、打牌、吃东西、叫嚷着孩子,热闹!”

  王秉衡自幼喜欢历史,后来成为高中历史老师也是儿时的志愿。包公祠堂上方,李鸿章胞兄李瀚章题写的“色正芒寒”横匾;祠堂旁侧,李鸿章亲笔题写的《重修包孝肃祠记》石碑;李鸿章侄孙、光绪年间举人李国蘅所修的“廉泉井”庭;清代广东督学以包拯画像为范本,请工匠临摹雕刻的包公全身像,并挥毫写下的诗篇:肥水汩汩,蜀山苍苍。间气盘礴,浩乎方长……包河岸边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,总是令王秉衡流连忘返,浮想联翩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包河、莲花塘一片都是稻田,河水清澈见底。“站在岸边,能清楚看到鱼儿在游,河里长满了莲藕,就像小孩子的手臂似的,雪白雪白、一节节的,看着可诱人了。”家住芜湖路的刘秀萍说,那会儿的包河岸边已是绿树成荫,走到河边就好像有个天然空调,格外凉爽。下午和晚饭之后,周边市民总喜欢举家到包河岸边纳凉,散步、赏荷、“讲古”,“那会常听到人说包河里的藕是无丝藕,鱼是铁面鱼,是包公铁面无私的化身。这么多年了,我一直觉得,合肥人逛着包河,心里想的全是千年前的历史,或许这就是合肥历史文化的魂吧。”

  银河探寻文人墨客的“合肥痴情”

  暮色降临、华灯初放,银河“伴随”环城路“享受”着时光交错,绿树、小桥倒映在河水里影影绰绰。草坪上、小径上,不时可见散步纳凉的市民,有嬉笑玩闹的一家人,也有情意缠绵的情侣,还有相互搀扶的老两口……银河静静流淌,见证着合肥人的幸福生活,一如它千年来的“记录”。

  银河在包河的西边,原为庐州南城护城河的西段遗址。旧时,包河与银河是完全贯通的,中间隔着南薰门。曾有人考证,合肥历史上并没有“银河”,无论是《嘉庆合肥县志》,还是《合肥县传郭城图》,抑或《嘉庆合肥县志》中,都没有标注出其位置所在。极大的可能是,银河、包河本为一条河,名为“营河”。建国后,由于徽州大道处河道被堵塞,一条河变成两条河,东边名气更大的“包公池”成为后来的包河,西边的便由营河“美化”为银河。

  改造之前的银河,窄长的护城河道将东岸环城马路与对面地势略高的土岸蜿蜒分隔,河面上一座陈旧、色彩斑驳的木桥单薄地把两岸静静地连接。以前的合肥人习惯从地理位置划分城市与乡村的区别,环城路之内怀抱着的大街小巷是“市区”,护城河之外则是“农村”或是郊区。夕阳西下,三两家庭主妇提着从“百货大楼”购买的糖果、“工农兵商店”裁剪的布料,兴高采烈地经过小桥,相互比划着、大声说笑着,相约下一次“进城”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银河沿岸一带打造为银河公园。河水两岸的地势做了适当平整,鹅卵石铺就的羊肠小径曲折蜿蜒;临水而建的楼台端庄、亭榭秀美,木桥“换装”,石桥惊艳现身;鼠跳跃、长颈鹿伸脖、大熊猫啃竹、白天鹅凌波等,一个个雕塑情趣盎然,为园区增添了几分俏皮——银河公园成为当时合肥市民惬意休憩的场所。一晃30多年过去了,现在的夏夜,依然有不少市民习惯到银河边纳凉。

  南宋著名词人姜夔曾多次来合肥,客居毗邻银河的赤阑桥,他一生所作的诗词中,近四分之一是怀念合肥情人或咏歌合肥风物的词章。“客居合肥南城赤阑桥之西,巷陌凄凉,与江左异,唯柳色夹道,依依可怜。因度此阕,以纾客怀。”姜夔还专门用“淡黄柳”为词牌,自制一首咏合肥的词,在这首小序中,提到自己曾居于赤阑桥,巷陌多柳。

  当时的赤阑桥一带店铺林立,是个繁华的商业区,岸上楼馆、水下亭阁,日日笙歌、夜夜管弦。也就是在这里,姜夔认识了两位琵琶艺伎,遂结情缘且一往情深。只可惜,姜夔的这段合肥之恋最终无疾而终,有说这两姐妹不告而别,也有说这姐妹俩中的一个不甘金兵屈辱,在杀死一个小头目之后,从赤阑桥上纵身跳河自尽,这河极可能是今天的银河。

  如今,才子佳人早已消逝,只留下不朽的诗词,以供后人追忆。浪漫夏夜,漫步于银河边,微风拂面,轻吟诗句,或许你也会感动于一代文人的合肥痴情。

  诗人的“黑池坝之思”展碧水秀美

  常走环城路的人或许知道,环城西路与安庆路交汇处有一段弧形的弯道,西临著名的琥珀潭和黑池坝,东边通往繁华的城隍庙、三孝口。安徽省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李云胜说,这条道其实是古城墙的一部分,位于西平门和水西门之间。解放前,东边是一排排民房,住在那里的是所谓的城里人;西边是城外,住的都是乡下人。这与上述“环城路划分城市与农村”的说法一致。

  从行政区划上来说,解放初期的时候最有意思,一墙之隔,吃的却是两地的粮食,一边属于合肥,一边是肥西的地界。到了上世纪70年代,那段古城墙早就成了环城西路的一部分,但路东和路西仍然是两个天地。家住二里街的老人陈金娣记得,当时环城西路那一道弯的下边叫赵岗村,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,一片水域出现在眼前,那应该就是琥珀潭。

  琥珀潭周围都是茅草农舍和菜地,夏天虫飞蛙鸣,还有腥臭味从长满了青苔的水域中飘出。虽然一墙之隔繁花似锦,可居住在这端的人们却过着地道的乡下生活,连夏日防暑都是农家“土办法”。“那会儿的农村没有电扇,只有一把芭蕉扇,用碎布条把边包好,扑哧扑哧地扇风。实在热得不行,男人们就光着膀子,从井里打一桶水,从头顶上倒下去,一下就凉快多了。”陈金娣说。

  大伙儿最盼望的“消暑”,是能在村子里看大戏和露天电影,“看着、唱着、乐着,大半个晚上一会儿就过去了,好像也不觉得热了,回家躺床上还觉得挺开心,入睡都比平时快了。”陈金娣最喜欢看电影,“听庐剧和黄梅戏也还行”。只可惜,这样的“纳凉夜”实在太少,陈金娣印象中仅有寥寥几次,大多数还是靠“硬抗”。

  当然,琥珀潭是现在的称呼,得名于它边上有名的琥珀山庄。据考证,它的原名叫石河,当年为城西护城河的一段,紧靠合肥的西大门。其自然地形比较复杂,中间低凹、四周高耸,好似一个小盆地,历史上好几次攻打合肥城都没有攻下,留下了“铁打的庐州府”佳话。20世纪末,琥珀潭被改造为一个风景区,有绿化喷泉广场、水上舞台和以“琥珀潭”为中心的人工石壁群,是一个开放的具有朴野风格的休闲场所。

  早年,琥珀潭的北边是黑池坝,中间由一条坝埂隔开。李云胜说,黑池坝是天然形成的,后来“顺道”与护城河连通,再后来又被分割出来,也修建成为景区,与琥珀潭各自独立又相互连通。当时的合肥人,每逢周末或是晚饭之后,都喜欢到那儿去逛一逛,坐在水边发呆或是躺在草地上小憩,写意自在。夏夜,这两处景区也是市民喜爱的纳凉场所,有时也会在此举行演出,倒是满足了周边“原住”居民边乘凉边看戏的愿望。

  曾经,黑池坝留下了一个与七仙女有关的传说。相传在隋唐年间,合肥老汉带着孙女白小玉放鹅,小玉本是七仙女中的白衣仙子,因包庇织女被罚下界。邪恶的蟹仙一直想得到她,一天晚上,乘黑云下来抢小玉。白老汉拿刀扑去,反被钳了一下,血流不止。这时,大白鹅突然说话了,“石墙院中有一串珍珠项链,你戴上后可以恢复法力,斩妖除怪。”小玉把项链砸向蟹仙,粒粒珍珠变成剑插入蟹仙身体,落地的珍珠变成了一个个小池塘,而蟹仙落入的池塘水变成黑色,被称为黑池坝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毕业于复旦大学的诗人陈先发,每天傍晚绕着黑池坝散步,回家后就在书眉和废纸上写一些思考。2014年,陈先发的随笔总集《黑池坝笔记》出版,将人们的目光引向合肥,引向这一潭碧水。千百年来,合肥的城河与诗,缘分剪也剪不断。

  南淝河堤岸“淮浦春融”引文人

  合肥的护城河中,名气最大的是南淝河。这条发源于江淮分水岭,最终流入巢湖的合肥“母亲河”,成就了这座具有几千年文明史的庐州古城,曾有许多游子正是沿着这条河走出合肥,走向北京、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国际大都市,再远赴重洋。

  李云胜说,明末清初,合肥的大户人家挖有地窖,数九寒冬时雇人从南淝河里运回大块的冰,储藏在地窖里。冰上面用几层厚棉被覆盖着,到了夏天再取出来做成“冰盘”摆放在居室当中,冰雪在融化时不断散发凉气,这制冷的效果丝毫不亚于今天的空调,还不耗电,不污染环境。当然,寻常人家不可能像大户人家那么奢侈,他们也有自己纳凉的法子,在南淝河边寻一处阴凉地就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  今天的合肥,濒临南淝河最热闹的地界,是东门的小花园。即便是炎炎夏日,那儿也常聚集着一群老年人,躲在树荫下,捧着大壶茶,下棋、唱戏、闲聊,一下午的光景就过去了。晚上,那里又是阿姨们的“天堂”,广场舞、话家常,暑热似乎也没那么难熬了。其实,早在明清时代,小花园一带就是著名的庐阳八景之一“淮浦春融”。

  “准确地讲,今天的淮河路桥、长江路桥周边都是过去的‘淮浦春融’景区。古时,那里绿草如茵,风光秀丽,才子佳人纷纷前往游玩,春季踏青、夏季纳凉、冬季赏雪,热闹非凡。”李云胜说,小花园背后就是南淝河,过去河面上可以看见行驶的篷船。渔娘蹲在船板上支锅烹鱼,煎鱼的香味,四散开来。记不清从哪一年开始,篷船消失了,渔民不见了,在小花园打拳、说书、走“江湖”的也走的走、散的散,了无踪影。

  有人把小花园比作合肥的外滩,因为有水的地方就有了灵气,有绿的地方就有了生机。古往今来,在这条护城河,也留下了文人墨客的“印记”。

  清代庐州府学正朱弦在《八景说》中写道:“庐郡处江淮之间,南临江,北距淮,故凡水之在境内者,皆可以江之、淮之也……曷言乎春?柳丝花片,春光动也;轻烟碧浪,春水生也;香车宝串,春人游也;故春不在城中而在水际也……”这首《八景说》后被载于《嘉庆·合肥县志》。明朝也有诗歌描述“淮浦春融”,“碧波如练草如茵,万古长淮二月春。落尽桃花风力软,海潮先涌化龙鳞。”

  晚清重臣李鸿章也与小花园有着深厚的渊源。李云胜介绍,相传李鸿章家就住在离“淮浦春融”不远的城里头,和庐州城里大户人家的孩子一样,年少的李鸿章也喜欢在风和日丽的时候,邀上三五好友,带上好酒好菜,到“淮浦春融”赏景作诗。李鸿章离家北上之前,把亲朋挚友请到了“淮浦春融”,在此辞别故乡。

  如今的小花园,虽说早没了“淮浦春融”的景致,但也是绿树成荫,亭台长廊,倒影成辉,是喧闹中的一块绿地。夏季的某日,到小花园纳凉,徜徉于南淝河岸边,或许你也能触摸到时代传承的庐州文脉。

来源:江淮晨报  作者:
相关新闻
 
快讯
政务
视频
地市分站:合肥|亳州|安庆
中共合肥市委 | 合肥市人大 | 合肥市政府| 合肥市政协 | 中共合肥市纪委 | 市委组织部 | 市委宣传部 | 市委统战部 | 市委政法委 | 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| 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| 市城乡建设委员会 | 市教育局 | 市公安局 | 中安在线
热线电话:0551-65179860-233
联系地址:合肥市政务新区潜山路1469号
联系邮箱:hfanhuinews@126.com

网站介绍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导航

中国安徽在线网站(中安在线)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208228 2009-2010年度全省广告发布诚信单位